咨询热线

19136249486

网站公告

诚信为本:市场永远在变,诚信永远不变。

联系我们

19136249486

地址:成都高新区复城国际T4栋
手机:19136249486
传真:19136249486
邮箱:14827188@qq.com
成都试管>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成都试管

(40多岁试管婴儿有成功的吗)老公有病无法生育,两人决定做试管婴儿,她怀孕后却遭全家人嫌弃

时间:2022-05-30    点击数:

2014年8月初,江西省宜丰县芳溪镇被罗小京女士怀孕的消息引爆,罗小京丈夫钟彦患有严重的“死精症”,按常理不可能让妻子怀孕。罗小京遭到了丈夫和大姑的怀疑和辱骂。罗、钟两家人甚至大打出手。可罗小京坚称自己是清白的,并打电话向电台求助。罗小京真是清白的吗?

2008年4月2日,29岁的罗小京与比她大3岁的钟彦登记结婚,将家安在江西省宜丰县芳溪镇。当晚,钟彦对她说:“我保证让你过上好日子,决不会亏待你,你可不能背叛我啊!”罗小京说:“怎么会呢?我又不是那种人!”对于丈夫的警告,罗小京并不意外。2000年钟彦与前妻结婚,婚后前妻一直没能怀孕。经宜丰县人民医院检查,钟彦患有严重的“死精症”。

自钟彦被查出“死精症”后,前妻开始频繁出轨,2005年12月,钟彦与前妻离婚。从此,他成了芳溪镇的“无用”男人。他在镇上开了五金店,做起了钢材生意,希望以事业的成功恢复自己的尊严。慢慢地,钟彦走进了同镇女子罗小京的心。与钟彦一样,罗小京刚刚与前夫离婚,当朋友为他们撮合时,两个同病相怜的人一见如故。罗小京表示,只要钟彦真心对她好,她不在乎他的“死精症”,大不了将来领养一个孩子。钟彦为罗小京的真情感动,夫妻俩相亲相爱,不久成立了芳溪镇第一家五金公司,还盖了一栋别墅。但夫妻俩并没有幸福感,不能生育成为两人的难言之隐。为了重振丈夫的信心,罗小京多次拒绝领养孩子,从2011年起,她开始陪丈夫到各大医院治病。

死精症是指精子成活率减少,死精子超过40%的患者。每次治疗过后,钟彦去医院复查,每毫升精液里的活精子只有一两个,属严重的“死精症”。钟彦越治越没有信心。随着夫妻俩年龄越来越大,生子的愿望更加迫切,经夫妻俩协商,决定以“试管婴儿”的方式实现求子的愿望。2014年4月初,夫妻俩来到了湖南省湘雅医院进行试管婴儿手术。

通过各项妇科检查,罗小京完全具备试管婴儿的条件,而钟彦由于活精子太少,需要多次收集精液,冷冻保藏,累积到相当数量后才能做手术。从5月起,钟彦每月去湘雅医院提取一次精子。2014年8月23日,就在钟彦准备去湘雅医院最后一次提取精子的前3天、罗小京突然呕吐起来。当时罗小京告诉妈妈,她已经40多天没来例假了。妈妈兴奋地跳起来:“你肯定是怀孕了!”随后,母女俩来到宜丰县人民医院检查,医生出具的化验单显示——罗小京怀孕了。

罗小京愣了半天才缓过神来,含着泪惊叫:“妈,我可以做妈妈了!”可妈妈连忙将女儿拉出医院,问道:“跟妈说实话,你怀的是不是钟彦的?”罗小京斜了妈妈一眼:“不是他的是谁的?”然后就拿起手机兴奋地给丈夫报喜。与罗小京相反,钟彦没有一点当爹的喜悦,表现得出奇的淡定:“我患了‘死精症’也能怀孕,真是奇迹啊!”罗小京附和着说:“医生也这么说,我们俩创造了奇迹……”谁知,她话还没说完,丈夫就将电话挂了。

一连几个晚上,钟彦都很晚回家。罗小京问他去了哪里,他也不回答。看丈夫闷闷不乐,罗小京问:“你是不是怀疑我?”钟彦说:“能不怀疑吗?我跟前妻结婚那么多年都没怀上,你叫我怎么相信你?”罗小京争辩道:“你不是还有活精子吗,只要有活的就有怀上的希望啊!”随后,罗小京开始指责丈夫还活在前妻的阴影里……钟彦忽然想起,他从罗小京的手机里看过她前男友发给她的短信,便怀疑罗小京可能与前男友出轨了,夫妻俩为这事经常发生争吵。钟彦认为对他们来说,所谓怀孕的希望只能存在于理论上,现实中根本不可能!

一连几天,钟彦都往大姐和二姐家跑,将自己的苦恼向她们倾诉。得知罗小京怀孕了,两个姐姐都很震惊,一致怀疑罗小京是怀上了别人的“孽种”。大姐埋怨钟彦平时只顾做生意,让老婆经常在外面跟男人打麻将,罗小京一定是趁深夜打麻将之机偷人了,她叮嘱钟彦这个孩子千万不能要,否则他不但替别人养“野种”,家里几百万的财产将来就成了别人的了。

可每次钟彦回家质问罗小京,罗小京坚称她是清白的。妻子态度如此坚定,钟彦又不由自主地想道:是不是这两年的治疗起了效果呢?万一她怀的真是自己的孩子,冤枉了她事小,断了钟家香火事大。

为了慎重起见,9月4日,钟彦再次来到宜丰县人民医院检查,医院出具的检查结果显示,他每毫升精液里精子的存活率是0至2个。钟彦问医生:“我这么低的存活率能让老婆怀孕吗?”医生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说:“你神经病啊!这么少的活精子怎么能让老婆怀孕?”医生告诉他,医学上男人让女人怀孕的标准是每毫升精液里精子的存活率是0.6亿个!理论上,钟彦要使妻子怀孕的概率只有六千万分之一的概率,实际几乎为0。钟彦不甘心地问:“若是我老婆怀上了呢?”医生回答说:“那只能说你们创造了奇迹!”钟彦心里有数了,他将检查结果告诉了两个姐姐,希望她们给他做主。两个姐姐相信所谓的奇迹就是出轨和欺骗,决定为弟弟摘掉这顶“绿帽子”。

9月6日中午,两个姐姐来到钟彦家,钟彦的大姐咄咄逼人地问罗小京:“你老实告诉我,你怀的是谁的孩子?”罗小京淡定地说:“我怀的是谁的孩子,我心里最清楚,用不着别人瞎操心!”钟彦的大姐气势汹汹地说:“全镇的人都知道你老公患了‘死精症’,根本不能生育,你怎么可能怀上他的孩子,分明是你在外面偷人了!如果你老实交代,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,否则就别怪我们钟家对你不客气!” 无端被屈辱,罗小京不由得怒火中烧,与钟家大姐对骂起来,很快打成一团。罗小京怀有身孕,不敢用力,情急中只有报警。如果不是芳溪镇派出所民警接到报案后及时赶来调解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谁知,3天后,钟家大姐再次来到罗小京家,一见到罗小京就骂:“你这个不要脸的,怎么还赖在钟家不走?”随后,两人对骂了几句,又打了起来,为了保护腹中的胎儿,罗小京只好再次向当地派出所报警。在民警的调解下才避免冲突进一步升级。从此,罗小京与钟家姐妹的矛盾进入白热化,她们几乎每天都对骂和打架。

罗小京感到人身安全受到威胁,为了保护腹中胎儿,只好打电话向电台求助,大姐认定罗小京是偷人了,丈夫钟彦也认为妻子怀孕是她出轨所致,而且他还向记者出示了9月4日宜丰县人民医院出示的检验报告。带着这份报告,记者来到了宜丰县人民医院。

出具报告的医生向记者表示,根据检验报告显示,钟彦每毫升精液里的精子存活数量只有0至2个,他不可能让妻子怀孕。所有的情况似乎对罗小京不利,在这种情况下,出于自保,罗小京提出等她怀孕4个月后让胎儿与钟彦做亲子鉴定,亲子鉴定可以证明她的清白。但是,记者提醒,让怀孕4个月的胎儿做亲子鉴定,需要抽取胎儿一定的羊水,这对胎儿的安全产生风险。罗小京说,既然钟家人不承认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,万一流产那是钟家的报应。可就在记者采访时,钟彦的大姐与罗小京没有控制好情绪,再次大打出手,引来许多人围观。当地派出所民警闻讯赶来,才制止了冲突的升级。经钟家人三番五次的打闹,罗小京名誉扫地,她认为只有亲子鉴定才能还她清白。钟彦认为,这么一闹,他也成了镇上“无用”的人,名誉也受损。他也希望亲子鉴定恢复他的名誉。

2014年12月24日,罗小京的胎儿已经有4个多月了,她与丈夫钟彦一起做亲子鉴定。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亲子鉴定意见书显示,胎儿与钟彦的亲权关系概率高达99.99%以上,也就是说,罗小京怀的是钟彦的孩子。

奇迹终于被一纸亲子鉴定书证实了,夫妻俩冰释前嫌、相拥而泣。钟彦向妻子承认了错误,深情地说:“你不但替我摘掉了莫须有的绿帽子,还证明了我是一个有用的人!”罗小京鼓励他说:“你本来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,我从来就没有怀疑过!”钟彦带着妻子回到芳溪镇后,放了一挂大鞭炮,给前来道喜的人发烟,他激动地说:“我要当爹了!我要当爹了!”

小镇人都为钟彦送上真诚的祝福,然而,道喜的人群里却没有钟家姐妹的影子。按照当初的协议,钟家姐妹应该向罗小京赔礼道歉、各赔偿名誉损失费3万元。可钟家姐妹不但不赔偿损失费,连一声道歉都没有。钟彦安慰妻子:“你给她们一点时间,让她们慢慢接受这个事实!”可罗小京一等就是两个月,2015年2月5日,罗小京再次向记者打电话,要求钟家姐妹履行“和平协议”。但是,钟家大姐却躲了起来。她的态度将罗小京娘家人激怒了,他们相约来到芳溪镇在大街上找到了钟家大姐。可她不但不道歉,还怀疑亲子鉴定有假,扬言要等罗小京将孩子生下来了,她亲自带着孩子与钟彦再做亲子鉴定。如果鉴定孩子是弟弟的,她再履行协议。早已忍受不了的罗家人对钟家大姐挥拳就打,见钟彦护着姐姐,罗家人又追打钟彦,与闻讯赶来的钟家人打成一团。

看到娘家人和婆家人打成一片,罗小京因情绪过于激动当场晕倒,被亲友们送到医院急救。虽然罗小京与丈夫和好了,但两家的恩怨还没化解。罗小京娘家人表示,他们要把钟家姐妹告上法庭,为罗小京讨回一个道歉。对于身患不育症的钟彦来说,妻子怀孕本来是命运对夫妻爱情的恩赐,可是,由于丈夫对妻子缺乏信任,导致喜事变成家丑。既然愿花重金做试管婴儿求子,为何不放弃偏见,给彼此以信任呢?


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试管百科 试管费用 成功率 优秀案例
电话:19136249486    传真:19136249486    地址:成都高新区复城国际T4栋
Copyright © 2022-2122 豪安试管 版权所有
在线客服系统